第05版:特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要闻·渑池新闻

第03版
交通·综合
 
标题导航
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9年10月11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红色岭东埋忠骨
作者:    来源:中国三门峡网 - 三门峡日报
图1
图3
图2

    在卢氏革命老区,一直流传着关于“卢指导员”的故事。据卢氏烈士陵园中卢指导员的墓志显示:卢指导员(1913年—1948年),第四军分区某连指导员,随李先念、王震部队在卢氏境内进行游击斗争。1947年6月,国民党对根据地实施围攻,未能及时转移被叛徒告发,1948年在朱阳关镇界线沟光荣牺牲。

    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也没有人知道他的籍贯,但是在卢氏革命老区,人们永远记住了他——卢指导员。

    1946年,李先念、王震率部队实施中原突围后,开辟豫鄂陕根据地,卢指导员随军在第四军分区的卢氏县境内进行游击战斗。1947年4月,国民党部队围攻革命根据地,根据地主力部队奉命北渡黄河转移。当时,卢指导员所在的小分队在狮子坪未接到转移命令,与主力部队失去联系。在罗孟刚、熊松柏、毛凯、陈继友的带领下,他们在淇河、毛河一带坚持游击斗争8个月,其间与敌人发生激战多次,卢指导员也负伤多次。

    1948年3月的一天,卢指导员带着两名小战士经卢氏县汤河、小沟河,来到朱阳关衙役沟,他们白天隐蔽在山上的石洞里,饿了啃点干粮,渴了喝点泉水,夜间入村进户,宣传革命思想,讲解革命形势。一天晚上,卢指导员来到了岭东村界线沟贫农赵学义家里,赵学义的母亲给卢指导员等人做了晚饭,并把他们安排在后院牛棚的覆棚上休息。

    结果,卢指导员的到来,被赵学义的表兄弟胡永昌发现。胡永昌发财心切,联合村民耿天英告发了此事。当夜,朱阳关镇公所的十几名镇丁包围了卢指导员所住的牛棚,还向牛棚打起枪。为了不连累群众,卢指导员挺身而出,被镇丁五花大绑地带到了朱阳关镇公所。

    卢指导员被捕后,镇长贺国玺、民团团长潘世亭便逼问他们是什么人,有枪没有,来这里干什么。卢指导员坚定地说:“是过路人,没有枪。”贺国玺他们不信,软硬兼施,威逼利诱,指挥镇丁对卢指导员灌辣椒水、上老虎凳,逼他交出枪来,说出情报。卢指导员宁死不屈,匪徒恼羞成怒,惨无人道地折磨卢指导员。

    匪徒们用尽酷刑,一点收获没有。1948年4月的一天,这帮匪徒把罪恶的子弹射向卢指导员,一个鲜活的生命倒在朱阳关岭东村界线沟的青石上。

    卢指导员牺牲后,赵学义一家和当地群众含着热泪,把他掩埋在界线沟的小竹林里。后来,他的遗体被迁埋至朱阳关街王店的城子村。每逢清明,广大群众自发扫墓祭奠。朱阳关剧团还曾以卢指导员的英勇事迹为原型,排演戏剧《卢指导员之歌》,在群众中广为传颂。

    1989年,政府拨款3.2万元,群众捐资1.3万元,在城子村其墓地圈砌烈士墓茔,修筑占地6.28亩的烈士墓园,并修筑围墙。1990年,在烈士墓园内修建平房6间,东为值班室,西为陈列室,陈列室内用连环画的形式呈现了卢指导员的光荣事迹。墓园内安葬三位烈士,卢指导员居中。后卢指导员墓被卢氏县政府公布为卢氏县文物保护单位,每逢清明,朱阳关、五里川等西南山各乡镇的干部群众和学校师生,纷纷前来扫墓祭奠,表达对革命烈士的敬仰之情。

    2013年,卢氏县实施散葬烈士集中保护项目,卢指导员等散葬烈士忠骨被移葬至县城虢台庙烈士陵园内。

    2017年6月,在朱阳关镇有关人士的推动支持下,由朱阳关镇党委政府、岭东村“两委”、卢氏县乡村易联田园综合体有限公司联合在卢指导员界线沟的牺牲地树立了“卢指导员殉难处纪念碑”并将卢指导员曾经住过的赵学义家的牛棚设立为“卢指导员纪念馆”。

    如今的岭东村,已成为红色教育基地,“卢指导员殉难处纪念碑”和“卢指导员纪念馆”隔河相望,相邻为伴。

    界线沟内,赵学义老人已过世多年,他六十六岁的儿子赵朝有如今守在这个老院子里,陪伴着卢指导员的英灵与青山同在。

    图1为卢指导员殉难处纪念碑

    图2为卢指导员当年住过的茅草屋

    图3为卢指导员的画像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三门峡日报社 合作伙伴:方正爱读爱看网
本网站所刊发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三门峡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转载使用
   第01版:要闻
   第02版:要闻·渑池新闻
   第03版:交通·综合
   第04版: 时事·广告
   第05版:特刊
   第06版:特刊
   第07版:民生
   第08版:公益
习仲勋为《陕县大营村志》题写书名
红色岭东埋忠骨
开栏的话
习丰波:三门峡卖蒸馍从我开始
无标题